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 >


专家谈“虚实之争”:从来不应对立

来源:网络整理 点击次数: 发布时间:2017-09-19 09:19

(原标题:专家谈“虚实之争”:从来不应对立)

今年1月4日,李克强总理在新年第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对各部门下了“督战书”,其中在新经济方面着墨甚多。尤其是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新的经济领域。

“网店是 新经济 ,但直接带动了实体工厂的销售;快递业作为 新经济 的代表,同样既拉动了消费也促进了生产。这些典型的新经济行业,实际上都是 生产性服务业 ,都是在为实体经济服务,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。”总理说,“我们培育壮大新经济、发展新动能,不仅是打造经济发展的 新引擎 ,也是在改造提升传统动能,促进实体经济蓬勃发展。”

如何理解新经济出现的根本动力,及其给经济社会各层面带来的变化?新经济模式又将给政府治理、社会发展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?新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两位专家,分别是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、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员薛兆丰,对外经贸大学教授、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王健。

两位专家认为,新经济是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一种结果,这种技术变革带来了商业模式、市场规则的变化。所谓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,都是新经济形态的一部分,不能对立也不应对立。

他们指出,技术的变革总会有一批受益者,以电商为例,由于促进了消费,因此主要受益者还是传统的实体经济领域。另外,电商还会带动其他相关行业的发展,比如物流、仓储等。尽管有一些传统领域受到新技术的冲击,但总体而言,新经济带来的积极意义要大于消极意义。

王健还认为,我们更应该思考的,是新经济给社会治理带来的新考验,从这个角度而言,税收、就业、管理、立法等方面面临的新课题,仍需积极研究。

薛兆丰

新经济是技术进步带来的新形态

新京报:近年来,互联网的崛起带来了经济形态的很多变化,也引发了学界、企业界关于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诸多争论,您如何看待这种“虚实之争”?

薛兆丰: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从来不应该对立。20多年前我是中国第一批使用互联网的人,那个时候社会上对我们有一个称呼,叫网民,或网虫。这是把我们当做一种特别的人,把上网当做一种异类消遣。今天大家都上网了,还有谁把自己称为网民、网虫?没有了。今天线下生活已经大规模搬到线上,我们已经能够看到生活全景都在互联网上。

反过来讲,我在网上点菜,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,半个小时之后快递把这个餐送到我门口。那么,这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呢?所以说,哪有什么虚拟之分,你吃的东西是实的。

新京报:现在有个词汇叫新经济,来描述这种新的、综合的经济形态。从宏观的层面来讲,新经济能带来哪些变化?

薛兆丰:新经济的本质就是大量技术进步带来的新的经济形态,它的影响有好有坏。积极的一面在于拉动交易,拉动交易的受益者主要还是实体经济。另外还会带动其他相关行业的发展,比如物流、仓储这些。

但任何技术进步都有受伤的人。比如说,以前我们听榕树下的大爷讲故事,现在可以听全国最会讲故事的人来讲;以前听路边拉二胡,现在听全国拉二胡最好的人来拉;以前我们只能吃方圆五里之内的饭菜,现在能吃到全球任何角落的饭菜。所以原来很多经济主体会受到冲击。但这也是转型升级的最好时机。

王健

互联网技术创新的积极意义更大

新京报:我们一直在谈的电子商务、互联网经济,归根到底是互联网技术创新带来的,从整个社会经济的层面来看,技术创新究竟能带来哪些链条的变化?

王健:简单的逻辑认为,互联网带来了电子商务。但在它背后,互联网带来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,相当于在原有的商业生态中,电子商务作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,阿里巴巴作为新的商业物种而出现。

比如说,以前有超市、百货、便利店,现在有了阿里巴巴;以前有出租车公司,现在还有滴滴。这被称为第三方交易平台。这种商业模式的创新,使整个市场结构都发生了变化。也给规则制定、监管等带来了新的要求。

从大的社会发展的层面来说,技术创新带来模式变化,再带来规则变化,继而带来社会治理结构的变化,这是一个常规的链条。链条越到后面越困难,因为你看不到究竟有什么样的影响。但总体来讲,我认为积极意义大于消极意义。

新京报:从我国的经济发展层面,电商带来了哪些积极的变化?

王健:这就要讲到电商的发展。在电商领域,中国的消费端的B2C、C2C,都走在世界前端。为什么?因为中国市场在全世界来讲比较特殊。

第一,消费者分布。中国的消费者构成比较复杂,有富有的也有贫穷的。贫富差距相对比较大,这就造成社会消费层次不一样。

第二,人口居住的密度。很多人居住在城市中央,但农村地区也有大量人口。因此在传统市场中,市场的流通效率是非常低的,流通成本是很高的。

电子商务出现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市场流通问题比较大。所以,网上买东西的成本比实体店要低。

前几年有过一个统计,中国产品从出厂到货架,成本占售价的50%。相比之下,世界平均的成本只有33%,美国则能做到15%。现在没有最新的数据,但中国的物流成本肯定已经大幅下降。这就是电商最重要的正面效应,通过物流规模化效应,带来流通成本的降低。

新京报:电子商务在创造新就业岗位方面作出了很大贡献,但也有观点认为影响了原有的一些就业机会,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两面?

王健:所有的就业问题都源于电商给商业环境带来的变化,或者说突变。这种变化不光企业不能适应,教育行业也不太适应,仍然以传统的方式来传授知识。在这个方面,我们应该做出积极的改变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 刘夏

(原标题:专家谈“虚实之争”:从来不应对立)

http://www.gztour.org/bjljq.html 上一篇:《玻钻之争》第2集   下一篇:包装材料涨价冲击低端酒 酒企趁势提价掀大单品